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随笔 > » 正文

蒲扇轻摇的时光

  盛夏的傍晚,溽暑仍然未消,我偶尔从一丛低墙独户的小区步行回家,看见五六个老太太簇在一起聊天,有一位有鬓发如霜的老妪坐在小竹椅上,身子前倾,手里轻摇着一把蒲扇,脸上满是慈祥和幸福。这一场景把我吸住了,蒲扇!在空调已普遍成为了人们消暑的必需品的当下,竟然见到了久违的蒲扇。
 
  蒲扇又称“葵扇”,是由蒲葵的叶、柄制成。截掉外沿,只留下扇柄为根基的扇面,然后将外沿用布条包裹,再丝线缝起来便成。蒲扇轻巧价廉,在电扇还算是奢侈品的七八十年代的农村,一至夏天,家家户户最常见的恐怕就是蒲扇了。随着电扇空调一步步地进入千家万户,蒲扇已渐渐地淡出了我们的生活,而曾经被蒲扇陪伴的岁月,也日渐从记忆里出走。
 
  夏日的晚饭过后,爷爷就要端个小竹椅在院子里乘凉。爷爷喜欢看着遥远的天空,卷一支喇叭筒点燃,然后,不紧不慢地摇着蒲扇。伴随着缭缭升腾的烟雾,爷爷的故事便一缕缕地拉了出来。那时不知道爷爷何以能生产出这么多故事:天南地北的见识,远古的神话,神奇美妙的童话在那柄蒲扇的清风里显得缤纷多彩,意趣盎然。有时候,我们几个做孙子的会拿起爷爷那把老蒲扇帮着他扇风,因为那时小,便会双手握住扇柄狠命地对着爷爷扇风,爷爷在这时候便开心得合不拢嘴,待到我们扇累了,我们已是满头大汗,爷爷便会故作惊讶地摸摸自己的额——夸张地四顾寻找,嘴里说:“咦?我的汗那里去了?哪里去了?”那神情显得极为认真, “在我这儿呢!”我们几个满头大汗的人便一起高声叫起来。于是爷爷过来摸一摸,故作欣喜地说:“哦,找到了,原来在这里!”于是,逗得我们一阵开心大笑。
 
  奶奶其实是没有多少时间来轻摇蒲扇,她总是忙个不停,做饭,洗衣服,伺候栏里的几头猪,还有拉扯两个叔叔一胎又一胎降生的孩子:这些活,占去了她几乎大半的时间。只有中午饭后,孩子们已经睡去,她才有空闲下来摇着蒲扇,奶奶身体瘦小,不太怕热,她手里的蒲扇常用来驱赶蚊蝇。她喜欢坐在厅堂的小矮凳上跟我们轻声地聊天,不时地挥扇拍打那即将落在身上的蚊子苍蝇。在我的感觉里,奶奶的轻摇蒲扇,大多是因为有了些清闲的时刻。“忙踏槐花犹入梦,老催蒲扇共投闲。”我想,能够悠闲地轻执蒲扇,也属于忙碌的奶奶的一种幸福吧?奶奶在厨房里的时间比坐在在厅堂里的时间多,她总是要在厨房里忙人吃的和猪吃的食物,在厨房里的奶奶,手里的蒲扇便就多了一项功能,那就是生火,即将熄火的灶膛里滚出了大团大团的浓烟时,奶奶只要往灶膛里一摇蒲扇,立刻烟尽火旺,锅里便热腾起来。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的蒲扇如有魔法,能扇出红旺旺热火。
 
  母亲在我十二岁的时候便仙逝了,但我能依稀记得母亲挥扇的场景。夏日蚊多,虽然我们的房间都会挂帐子,但白天帐子是敞开的,少不得会有不少蚊子在白天潜入帐子。母亲就总会在我们上床前挥着蒲扇将潜伏在里面伺机叮人的蚊子驱赶出来,她呼呼地挥动着蒲扇,带来一阵阵迅猛的风,帐子里的蚊子便踪影全无了。夏日的午时,最是困乏,母亲便在厅堂里铺一张竹席给我们几兄妹午休,母亲常常坐在我们的席子边上,轻轻地挥着蒲扇,蒲扇底下那一阵阵轻柔的风很快便将我们带入梦乡。常常在一阵酣睡之后醒来,还看到母亲坐在席子边上。母亲许是太困乏了,微闭着眼,用一只手撑着斜起的身子,而手里的蒲扇却仍是轻轻地摇呀摇,扇底下游走着清爽的凉风。
 
  蒲扇轻摇的时光,淋漓着童年的念想。现在,我的爷爷奶奶早已作古,留在心头的,是绵绵无尽的情思。
上一篇:淡淡绿意
下一篇:浅谈书画

猜你喜欢


<strong>记忆不曾离开,虽然不常想</strong>

记忆不曾离开,虽然不常想

我是属于很容易做梦的那种人,但是我几乎不会有失眠的机会,因为我一睡着,就展开了另一段生

经典随笔 2019-08-07 11:45:50
<strong>相看两不厌</strong>

相看两不厌

想什么呢?就是写给你的 题记 冯唐说,一生中,除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剩下的最重要的就是和

经典随笔 2019-08-07 11:41:41
<strong>红叶摇春风</strong>

红叶摇春风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衔一抹春的清丽,披一肩

经典随笔 2019-08-07 11:40:31
<strong>缘起他,缘落我</strong>

缘起他,缘落我

在那之后,女孩总是时不时地去看那个男孩,在女孩眼中他总是爱笑的,经过几次调座后,女孩换

经典随笔 2019-08-07 11:44:38
<strong>参禅悟道</strong>

参禅悟道

到了四川,不能不去看乐山,到了乐山,心中可否无佛? 乐山大佛身高71米,地处四川省乐山市,岷

经典随笔 2019-08-07 11:5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