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江梅已过柳生绵

  在这开头,谁也没想过结尾。今天是从永怡路搬出来的第三十三天,换句话说,也就是那个电影的名字,失恋三十三天。我们在一起走过一个夏秋冬,正好的,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怎么着我都觉着这是上天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好像我这种九流不上三流不下的人就应该不得好死。
 
  那是一次轰趴,我们第一次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天我刚被新来的组长训话,对这种初来乍到的母夜叉简直就是厌恶。在那次同事的家庭聚会上,我喝得义愤填膺,自以为慷慨激昂跟个壮士一样,其实也就是嗨到爆以至于到后来的凌晨一点瘫倒在沙发上死都不肯挪一下。我的负责人,也就是我的一号闺蜜双双试了九九八十一种方法想把我拎起来,可是体重不答应啊。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遮住了头顶橙色灯光,然后眼前一黑。
 
  第二天早晨我被一个梦惊醒。是那种我觉得根本不可能在我生命里发生的梦。
 
  梦里我在酒吧里,昏昏沉沉之后嚎啕大哭,旁边只有那张棱角分明面孔的主人站着,注视着我,一身浅灰色的呢大衣。他轻轻地拍拍自己肩膀说,“来这儿哭吧。”我拼命地在他的肩上找安全感,感觉到泪水被衣服浸透又反渗出来,然后我就吓醒了。
 
  去了公司听双双把昨晚的故事给我捋了一遍。噢,他居然抱得动我。
 
  接着我跟她说了那个梦,她拿笔戳我的脸蛋说我发春了。我从四十层的写字楼玻璃窗往下看,江边的柳树都生柳絮了,还不让我发春啊。
 
  双双说他叫泽柒,很好听的名字。“可是我并不认识他啊,完全没有一点交集,”我失落地对自己说着。
 
  本来如果没有那么多千奇百怪的相逢也就不会有后来互相眷恋着的一年,也就不会让我自欺欺人地以为那就是爱。陪伴是一个人最深刻的承诺,先离开的人其实老早就想放手了,他只是在想用哪种方式最快结束,用哪种方式一了百了,我是这么觉得。
 
  可是认识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期待那个朋友继续开轰趴,我可以继续去撒泼、以及钓凯子。
 
  那是后来的那天,那一次玩了一个很俗气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我们围坐成一圈,他在我的对面,有几次目光不小心交汇到了,我会假装很淡定坦然地把目光瞟到其他地方去,然后心里一阵冲锋枪射子弹的声音,利刃和荆棘不停歇地刺着我的胸腔,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放烟火。
 
  这一轮下来我输了,选了大冒险。在座的人都在那里坏笑,说我完了。一个个斜着眼睛侧对着我,我手足无措地佯装着紧张和不安,存着满满都是期待。唯恐天下不乱,越是这样混沌的场面我越开心。结果是叫我去露台上对着月亮喊喜欢的人的名字三遍。我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很多时候我的直觉在告诉我是个机会就不要轻易放过,包括这一次。可是当初如果没有这么多神奇的直觉有多好,也就没有后来捶自己的脑袋,骂自己想太多。
 
  我喝了摆在桌上的三小杯酒,冲到阳台上喊了七遍那个名字和那个短句,喊得直到屋子里满满的都是欢呼和叫好的声音,我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我转身过去看着客厅那边的泽柒,他被朋友推搡着,笑得很真诚可爱,猛然间看我一眼,发现我在看着他,又用他真诚无畏的眼神看着我。我感觉天空上有道彩虹,我感觉全世界的花儿都开了,我感觉身上所有的包袱都卸下了,意象之中我迈着夸父的步伐向他奔去。实际上我们就只是这样互相注视着,直到我右腿一下子抽筋,差点跌倒。
 
  从那天之后,我们的手机密码就是彼此的生日。周末一起出去玩,看电影,也去k歌,我发现他唱歌真的很好听。我去KTV就是去浪叫,每次去必点一首《青藏高原》和《死了都要爱》,每次都是唱的了开头长不了高潮。那天泽柒帮我唱了,很高的音,也很准,听得我在一边使劲拍手,说得夸张一点可以说声泪俱下。
 
  后来那些他请过来捧场的朋友都走了,就我们俩,靠在包厢柔软的沙发上,霓虹的灯光,我以为他会对我说些什么话,没想到他说想亲我。
 
  其实到现在我才明白,我跟他的一切都是我在配合出演,领衔主演只有他自己一个。这也是我自己设定的剧本,爱与被爱,主动的那一方注定卑微。
 
  一段受伤的过去会让一个人学会沉默。私下里他跟我话很多,也很爱发牢骚,明显一话唠。可是以前轰趴的时候除了跟那几个兄弟和熟悉的女生玩的比较好,跟其他人几乎没什么交流。他有他的过去,那段一提起来就要阴郁的初恋。
 
  我跟他闹不开心大多是因为他的初恋。我总是觉得他入戏太深了,人家根本不愿意他还在拼死拼活去求她一个笑。后来他说跟我说要是我不提他早忘了,他说我一提真的好像要旧情复燃了一样,听到这句话的我就在那儿无力地笑笑。他说我总是不信任,我说你要是提她的时候不要那么动情我也就不会在意了。感情这种事里,谁都有理由去辩解,谁都说不上是对的。
 
  后来我们一起坐在屋顶上聊天的时候我问过他,为什么喜欢我,很恶心矫情的一个设问。他说不知道,没有理由。回家之后还发了条动态,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那时候也被这些肉麻的话薰得找不着北,很笃定相信那就是真理。可是我后来发现,其实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既然他真的说不出口原因,其实也就没有所谓的爱,只是暂时性地、两个空虚落寞的人互相取暖罢了。
 
  其实现在回忆起很多事情都不想再去提,觉得那些东西就是那么地无味,像鸡肋一般,最可怕的是无知的我曾经还是那么相信。所谓的真理,就是那句“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男女关系就是耍流氓。”
 
  有一天晚上,他发我一句话说,我们就是在对对方耍流氓吧。泽柒这个人傻起来怎么这么没脑子,以前还信誓旦旦地跟朋友说要跟我结婚。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问题,我更趋于“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态。我跟他说过,我们不太可能结婚的,这种东西,想它做什么。不过这个也可能真的让他很伤心,可是我最讨厌这种把我未来的一切都计划在案的人,我说我会走去很远,我妈妈不可能让我继续待在这个小城市的,他说他过小日子就好。泽柒到处跟别人说我们价值观不同,还抽了风闹分手。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去找他,拽着他的腰叫他不要离开我,晚上一个人走夜路怕,白天没人叫早会迟到,中午看美剧看着看着就不吃饭了没人提醒,半夜三更睡不着觉没人听我诉苦。我哭了他也哭了,后来还是继续牵着手逛街,互相开玩笑,只是,开玩笑的力度没以前那么大了。
 
  我好几次在日记里写到我们回不去了,我不可能再那么没心没肺不怕你离开我了,我就是太依赖,这点是致命伤。
 
  再后来,我去香港出差一个月,忙死忙活没有好好联系他,一打开手机一串消息。不过后来几天也就少了,回到这座城市接到的第一条动态就是听到他说他不再找女朋友了。然后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累了。旁人问我到底怎么了,刚刚还这么好。我说我们分了。爱情在现实面前总是那么不堪一击。
 
  没有眼泪,因为都流干了。但是找过很多人倾诉,他们说我还放不下他,起初我死都不相信,后来渐渐地居然也就承认了。我说我喜欢的不是他,而是爱情本身,那种给予之后会收到暖暖回报的感觉,一个发誓说自己再也不说分手的人在他第一次说分手的时候就已经被钉上骗子的标签了。想到这里,其实自己也挺卑微的,什么都做不好还说要做大事要拍电影,也就只有那些愿意骗你的人会鼓励你,真正懂你的人只会提醒你,其实你也只配在这座城市过过小日子。
 
  过去的一年,谢你咯。至少请我吃了好多东西,被我打了好几次,被我罚做单手俯卧撑十五个,被我戳后背十三次,我修改你的备注十二次,被我用羽毛球鄙视了八次,被我捏脸六次,摸头发无次,夸大眼睛四次,说我爱你三次,撩你刘海两次,求你别走一次。你知道我喜欢陈奕迅,知道我喜欢听《你最珍贵》,知道我喜欢苏打绿,知道的字迹是怎样怎样的,知道我不吃辣椒,我家的地址比我还清楚,知道我几点回家于是乎远远地喊我的名字,知道我喜欢闻你香水的味道,知道我喜欢绿色,我还说你一点都不懂我。
 
  不过,这些也都是些往事,提它做什么。你已经变成我的回忆,不再复刻。末了,送你一句诗: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
上一篇:雪月无天,是谁惊鸿去
下一篇:动人心弦的歌

猜你喜欢


<strong>寒月初上</strong>

寒月初上

寒月初上,沉默的眼眸 落入季节的梦 初冬的夜,如水般倾泻 一缕月光探出头颅 试图测量天的高度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02
<strong>故事,并不感伤</strong>

故事,并不感伤

年底的最后一个午后,阳光格外灿烂,微风也很舒畅,独自来到泛黄的草地上,我开始书写自己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8
<strong>陪着是长情的告白</strong>

陪着是长情的告白

泪总是轻轻的滑落,是苦涩的。一抹云有一片天的缘分;一朵花有有一只蝶的缘分;一滴泪有一颗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4:06
<strong>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strong>

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

在那个还没有花开的地方,一直有一座坟,那坟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坟堆上铺盖着野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43
<strong>昨日立秋</strong>

昨日立秋

昨日午后的暴雨,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地上泛起的朵朵水花,把夏秋交替的消息欣喜地告诉了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