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雪月无天,是谁惊鸿去

  人事蹉跎,走过这俗世十几载,忽然觉得我依旧独立遗世,如初遇,如诀别。
 
  明明不忍心那样做,却偏偏痛下杀手,一切已无可挽回。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懂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表面光鲜,可内心依旧不可一世
 
  倥偬的时间没能让我改变半点,对外界事物的敏感依旧,可自己偏偏装做毫不在意的样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真是可笑,都快20岁的人了竟然还找不到自己存活于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的方式,只有一遍一遍有一遍的用外界的事物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渴望……
 
  呵~又是一年年末的跫音如约沓来,将森罗的万物装点了别样的繁华。烟华似锦,不过转瞬,似是人们用来祭奠永远死去的昨天。人生如梦,樽中清酒道不尽生之三毒以及形体八苦。一如禅宗所言:人生于世,就是存于荆棘之中,不动不刺。如此却是道尽人生的无奈之至,随性而活,真的能够做到吗?
 
  近二十几载的生活,我原来一直活在迷惘的深渊里,所做一切都不是为了真正的自己。可是即便我渐渐得明白了这一切,我也只能苍白无力的面对这骨感的现实,一笑而过,然后继续……奔跑……越长大越孤单……一如我的性格,表面的嘻嘻哈哈,却总是在留意他人,如此真的好累。可为什么我每次尝试着去改变自己都以失败告终。有时真想像庄子那样化蝶而去,不与这喧嚣的社会有任何的瓜葛,不留一片云彩,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以梦中的自己活在这个世界。
 
  窗外微风飘过,带动着微黄的树叶摇摆,万籁俱静。忽然想起那句话:树叶的飘落,是对风的留恋,还是树的不挽留?或许两者的不是,只是树叶自己的羽化,去往那“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宁然之地,化做泥,只为来年的契约。这一去,便是无怨的诀别。万物都有了自己的存活方式,可是我呢?我……依旧在蹉跎。功名利禄真的不我想要的生活,可一切早已成为固定的轨道,不得不去走。越轨,便是离经叛道。
 
  窗外转眼乌云氤氲,将万物都笼罩在了阴沉之中,正如我此刻的心情。仔细地回想以前的同过的伙伴,又有几个真正地了解自己。不,不是他们没有了解到,而是根本不想明白自己,因为我们始终只是匆忙的过客,曲终人散,即便多年后的重聚,又哪有当年的情感。异地相逢,也只是擦肩而过。因为当初的我们早已死去,明天依旧在继续。我始终觉得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在蹉跎自己的生命,如行尸,如走肉,如生命被剥夺了灵魂,空灵而麻木。
 
  知音难觅,我是确实体会到了这句话包含的意义。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高山流水,惊遇知音,可谓人生一打快事。正如自己一时兴起写的几句话拿给他人,他人或许只是随便扫两眼,而知音则不同。我现在真的很庆幸我能够有几个知音,一起分享,一起快乐……正如《一条鱼的狂奔》中的涸辙之鲋跃入了一条温暖的河,那温暖,是人世少有的情谊。
 
  忽而想起仙剑奇侠传4的结局:、
 
  “紫英,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
 
  “无所谓好或不好,人生不过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
 
  确实,生命聚散无常,缘起缘灭,不过是对于这恒在的天道的一念之间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古人早已看透这永恒的法则。人们冷眼看那些地上的蝼蚁爬行,殊不知自己和它们又有什么区别呢。生命如蚍蜉,如浮萍,无奈如枷锁,若桎梏,似囹圄,永远囚封这森罗众生。
 
  何以飘零久,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去,何以不得安。曾经的相聚繁华,只不过是一场太过突兀的烟雾,昨日的惊鸿一瞥最终暗淡了下来,一如初始的激动演变为最后的麻木甚至厌恶。“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初见时的十里桃花繁花依旧似锦,祭奠着曾经历的倥偬经年。
 
  花开依旧,月无天,是谁惊鸿去?
上一篇:今夜踏叶,只为思念
下一篇:江梅已过柳生绵

猜你喜欢


<strong>寒月初上</strong>

寒月初上

寒月初上,沉默的眼眸 落入季节的梦 初冬的夜,如水般倾泻 一缕月光探出头颅 试图测量天的高度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02
<strong>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strong>

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

在那个还没有花开的地方,一直有一座坟,那坟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坟堆上铺盖着野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43
<strong>陪着是长情的告白</strong>

陪着是长情的告白

泪总是轻轻的滑落,是苦涩的。一抹云有一片天的缘分;一朵花有有一只蝶的缘分;一滴泪有一颗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4:06
<strong>昨日立秋</strong>

昨日立秋

昨日午后的暴雨,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地上泛起的朵朵水花,把夏秋交替的消息欣喜地告诉了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23
<strong>故事,并不感伤</strong>

故事,并不感伤

年底的最后一个午后,阳光格外灿烂,微风也很舒畅,独自来到泛黄的草地上,我开始书写自己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