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煮一壶茶,等一个人

  不等落花,不等秋月,这个秋天,我只负责煮上一壶清清淡淡的茶水,等一个人,从山山水水的辽阔里走来。
 
  风只在深山打了一个转儿,秋天就深了。落下来的阳光,漂泊的云,满地的枯叶,就都有了秋天的味道。煮上一壶茶,沿着秋天一路走来的痕迹,写一首清寂的小诗。可谁都知道,这样的诗心,除了茶香,除了秋天,独独缺了最特别的一味。
 
  听茶友谈普洱,他说:生茶是一匹野性难驯的烈马,坐在它背上会是一路跌宕起伏的冒险。它张扬着,骄傲着,你无法预料下一秒等待你的是惊喜还是失望。正因如此,人们总是对它充满期待。熟茶呢?熟茶只能是一头饲养温顺的驴子,它会优哉游哉,像个老伙计似的安心、温暖而亲切。
 
  而我,则爱上了熟茶,因为肠胃不好,因为它的妥帖、温柔。你可以在疯狂刺激的游戏里冲杀几百回,穿上漂亮的高跟鞋高傲得像一个公主,但是最终,你都必须要回到现实,卸下高傲的姿态,以一种更安全稳妥的方式生活。
 
  我说买茶壶,他便去茶叶市场找,回来便带回了一些熟普,桂花香的、玫瑰香的、茉莉香的。每个午后,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我就去烧水,备上茶叶。我喜欢看茶水相逢的那一刻,茶叶因为水的滋养舒展了筋骨,水因为茶的色泽变得明亮美丽。都说女子如水,男子呢?男子该是茶叶吧,经过采摘、炒制、烘焙,然后束之高阁,等一个温柔如水,细腻如水的女子,来温润他干涩的内心,安慰他内敛沉寂的灵魂。
 
  在这个秋天,我一次次看向城市的天空,有时阴连绵,有时艳阳满天。我绕着一条条街道一遍遍地来回走,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我知道,没有一个人是你,没有一个可能是你。 
 
  所以,我便习惯性地去煮茶。看着一片片茶叶沉浮,依偎着浓浓的茶香,懒散地读一些文字,有时读着读着出了神,心思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寂寞,又怎么会寂寞呢?茶未至,水也有水的世界。当他在深山里经历风吹日晒,经历大锅的高温炒制和太阳的毒辣,然后紧压成形,包装成完美的样子站在那儿。他就只需要一股清纯沸腾的水,来安慰他受苦疲累的内心,一个温柔拥抱,让他可以安心温暖的释放和依赖。
 
  而水呢,她可能是纯净甘甜的深山清泉,也可能只是普通的自来水。在遇见茶之前,她绝对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如此柔软,放下所有的戒备和冲动,变得安静温柔起来。她看着他一点点舒展身心,一点点变得饱满,最后重新恢复了翠绿的模样。如果说水遇见茶时,就已经动心,那此时的爱,则是更深的懂得。一起经历了沸腾,走向了平淡。幸福相依的时光,和这个温暖的午后有些相似,阳光很安静,风很轻,你不慌不忙路过远方,我自在安稳等在此地。
 
  你是茶,我是水,今生我泡定你了。不管你是难以驯服的老树生茶,还是温顺无味的陈年熟茶,若是遇见,请一定要记得,上一世我们未续完的那杯茶汤,今生,还要继续。
 
  煮一壶水,我要等一个如茶的人。秋天深了,那就冬天;冬天过去,那就明年。时光的水很深,如果往深处走才能碰见你,那就让时间快一点飞,让花快一点开,草快一点枯萎,你的脚步也快一点走。
 
  秋天,煮一壶茶,等一个人,看一场茶水故事。
上一篇:相思枫,染红豆
下一篇:感悟生命

猜你喜欢


<strong>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strong>

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

在那个还没有花开的地方,一直有一座坟,那坟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坟堆上铺盖着野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43
<strong>寒月初上</strong>

寒月初上

寒月初上,沉默的眼眸 落入季节的梦 初冬的夜,如水般倾泻 一缕月光探出头颅 试图测量天的高度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02
<strong>昨日立秋</strong>

昨日立秋

昨日午后的暴雨,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地上泛起的朵朵水花,把夏秋交替的消息欣喜地告诉了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23
<strong>故事,并不感伤</strong>

故事,并不感伤

年底的最后一个午后,阳光格外灿烂,微风也很舒畅,独自来到泛黄的草地上,我开始书写自己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8
<strong>陪着是长情的告白</strong>

陪着是长情的告白

泪总是轻轻的滑落,是苦涩的。一抹云有一片天的缘分;一朵花有有一只蝶的缘分;一滴泪有一颗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