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秋深,一抹凉

  清霜薄露,碧水寒天。冷风的一丝薄凉,划破了流年底的一抹光。窗外,秋,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深了。
 
  院内,池塘里,那满塘繁华与热闹的荷花,终归是寂了。凝望着,寥寥几枝残荷,错乱败落于淤泥之上,纤姿细细,容颜渐瘦。可惜了这多情的秋风,尽管停留于她身边多日,最后也只欣赏得她一副倦怠的模样罢了。终归来,荷温婉的心事随了那夏日的时光,浅吟低唱。不记得,曾几何时,我看见过池塘里,哪几朵荷花的后初颜,是那般,一低头,不胜娇羞与温柔。而今,时过境迁,荷花皆已老,如若再让我去欣赏一番,又能真欣赏到点什么?于我,是寂寞吗?是孤独吗?只能是去探访了,像探访老人一样,不经意地一个出现,便惊扰了她的美梦。说来,也庆幸,我应该不是她今生里的某个过客,只是不知,我是否算是她今生里的那个归人呢?这个问题,荷没能回答我。或许,她忘记了我们的相遇,又或许,她记不清我们彼此往日里的痕迹。只是,秋深天凉,一切都已不重要了,她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面对岁月,你我皆只能各安世事,宠辱不惊则已。
 
  抬首看今朝,多少个秋水长天的日子,没了荷那入梦的幽香,没了那枕上几瓣荷的温存。到底前程事事,恍若梦中一相逢,一番醒,天都凉了,凉透了季节的底色。也许,夏的明媚,就在于满塘荷花的诗情画意,而秋的凉,则在于荷的年华向晚,安然迟暮吧。
 
  终究这忧伤一点的东西,都值得回忆,值得寻觅。终究是随之性情,走过了岁月的长短。因为她是荷,所以她只生于夏的明媚里,在夏的来回中,一袭优雅从容的姿态。因为我是女子,所以生来系了柔情,只为一段情感,只为某个人,付之一生悲喜。
 
  忽然间在想,这是否就是宿命?
上一篇:记忆,是一种破碎的孤独
下一篇:阳的光

猜你喜欢


<strong>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strong>

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

在那个还没有花开的地方,一直有一座坟,那坟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坟堆上铺盖着野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43
<strong>故事,并不感伤</strong>

故事,并不感伤

年底的最后一个午后,阳光格外灿烂,微风也很舒畅,独自来到泛黄的草地上,我开始书写自己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8
<strong>昨日立秋</strong>

昨日立秋

昨日午后的暴雨,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地上泛起的朵朵水花,把夏秋交替的消息欣喜地告诉了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23
<strong>寒月初上</strong>

寒月初上

寒月初上,沉默的眼眸 落入季节的梦 初冬的夜,如水般倾泻 一缕月光探出头颅 试图测量天的高度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02
<strong>陪着是长情的告白</strong>

陪着是长情的告白

泪总是轻轻的滑落,是苦涩的。一抹云有一片天的缘分;一朵花有有一只蝶的缘分;一滴泪有一颗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