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挑灯忆残梦,执笔写忧伤

  还记得,昨夜的,蒙蒙的不知下到了几时,为何,它是那么的隐约,似你幽静的心,是我猜不透的宿命。
 
  而今夜,我又徘徊在暗淡的角落里,曾有人说,我是那么的多愁善感,是的,那种压抑的情绪,它总是不由自主的产生,说到底,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它是怎么而来,又怎么离去,这么多年下来,心,还是漂泊的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在这一片多情的天空,每天都在上映着悲欢离合,拥抱着擦肩而过,一如既往地迷茫,一如既往地彷徨。
 
  我也承认,在我的生命里,并没有真正的依靠,陪着我的除了寂寞,还是寂寞。也正如你所说的,你除了在大学里参加美术社团,已无别的可以使你温柔的地方,所以,你信任不过任何人,也包括我。
 
  想来,长长的一生之中,能有多少人陪着你直到终点?又能有多少人可以看细水长流的红尘。一条路上人来人往,风雨起落,也许,能同行一段,就是一种莫大的缘份吧,而在同行之中,能在心底留下深深的想念,便是一生的回味。
 
  都说:“一个人怕孤独找不到归宿,两个人怕辜负回不到最初,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好,只是担心再次粉身碎骨”是啊,今夜我又流连于此,听到了久违的这段话,突然有点想哭,至于为什么,这大概是天太冷了,也或许是因为心太酸了。
 
  不知不觉,夜渐渐的深了,空气也更加的单薄,承载着虚幻的感叹,把我的心,笼罩的一丝不苟,我好想去呐喊,人世间,何为爱,何为情,回答我的也不过是冷冰冰的地板,低诉着以往的哀伤。
 
  就在最近这几天,总是做着些光怪陆离的梦,然后从梦中惊醒,以为我们真的没有了之后,没有可能,终逃不脱那种灰色的忧伤,还会莫名的出冷汗,我到底是怎么了,黑夜怎会如此折磨我,这般的心。
 
  漫长的岁月,沧海历经的人生。有时候我真的好怕,我们再也不会有联络,黑暗笼罩我的身体,使我囚禁于牢笼,只能在小小的领域里为寂寞买单。
 
  记忆走过的新时光,带着冬季的寒冷,漫漫长夜里又为谁种下了爱的蛊,望着恒古不变的窗外,如同我单调的篇幅,一言一行,一字一词,都融入了这场夜的怀抱。后来我怕的,不再是我们的联络,而是我内心的跳动。
 
  蹒跚于这条找不到方向的人生路上,你的美,你的笑,却是如此的清晰,我静静地倾听一首老歌,仿佛那哀伤的曲调再一次把我卷入了滚滚红尘,逃不脱这一生的宿命,突然想问一句,若,人生只如初见,我们还会不会坐的那么近,诉说着彼此的坦然?只是,相遇,相知,那么的脆弱,那么的经不起流年的风花。
 
  时间不知走了多久,夜,更深了。再也听不到一丝的声音,也不见了一丝烛火的隐约,所剩下的,只有荧屏前,那个人在敲打着满满的故事,全都是真诚的告白,全都是泪水浇灌出的心田。
 
  残梦,是忧伤的诉说;忧伤,又是残梦的对白,昨夜雨过,留下的是落叶的轻叹。我一直相信,梦不会太长,你不会太远,但愿,我的相信是对的,至少我可以这么自信。
上一篇:风生水起,雨打落叶
下一篇:打开尘封的心灵

猜你喜欢


<strong>伤与痛的释然成话</strong>

伤与痛的释然成话

序 南飞的燕子,带走最后一片落叶,远处传来阵阵陨声,是有凄凉,是有沧桑。霜冻的枯草,只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3
<strong>你若成风,一如尘缘</strong>

你若成风,一如尘缘

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我的思绪也不知飘到哪里,幻化成雨,飘于天地间。一滴雨水,是上帝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7:31
十岁左右的他便要去外谋生

十岁左右的他便要去外谋生

十岁左右的他便要去外谋生仅仅年龄只有十岁的他 浙江自愿化改进效劳平台联络举办的职业生存计

抒情随笔 2019-10-08 22:51:14
跪求写景随笔600字600字左右

跪求写景随笔600字600字左右

走在林荫道上,一阵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抬头看着天空,可却被密密麻麻的树叶遮住

抒情随笔 2019-10-19 09:12:14
<strong>岁月静好,我心依旧</strong>

岁月静好,我心依旧

摇曳的月光,洒落一地的朦胧。踏着细碎的年华,漫步红尘,夹杂着前世的记忆。以些许悲凉的姿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