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随笔 > » 正文

曲终人散,何诉离殇

  灯火阑珊,夜凉如水,佳人如伊,淡泊无争。星是夜深邃的眼睛,你是我记忆的鲜明;我常忆起初遇时,你目光如水,寂静如秋,几缕青丝顽皮的依附于额旁。你总说时光太长,岁月换着衣裳弄诗情画意,又逢场作戏。可那时我还年少,尚且读不懂你眼中漂浮的忧伤。
 
  你常写着自己都不太理解的文章,拿给我读,我却笑言你总爱舞文弄墨,你也不恼,一贯的邻家姐姐的温和,叹口气把我不知何时贪吃留在嘴角的糕点残渣抹去;我却被你修长的手指所吸引,不自觉的抚上你的手,你似是听到我心底的疑惑,浅笑开口:“歌舞怎得如文学风流蕴籍?”你摇头,“罢了,你还小,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那些同你静赏花开花落的场景,如今仍历历在目。无数次我独自一人倚窗沉思,身边却再也没了你月白衣裙,黛眉杏眸。
 
  你还是依了我的固执,朱唇轻启,吐露出不知名的古老歌谣。一曲终了,你柳眉微蹙,“呐,我若离去,你可会想我?”那天,你一身粉红衣裙灼了我的眼,只觉异常烦闷,我的闹喊也未能改变你的决心。
 
  在这微寒的夜里,默默想起远行的你。你是否依旧白衣翩然,淡泊如初?这尘世,可迷了你纯净又略带忧伤的眼?思绪弥漫,恍惚间,又见浅笑的你,伸手抚上你如梨花白净的脸颊,指尖轻触,却在瞬间破碎。这时才惊觉不过梦一场,可我甘愿沉醉;那年你眉眼如画,刹那芳华。
 
  月光清浅如水,四周寂静无声,我却又听到当年你轻吟的曲。明明即便我无理取闹也笑着应“好”的你,怎得就如此狠心真的不再联络独自远行。
 
  思念不言说,你是否怀念?你此去经年,一路可如你所愿的并无忧愁?故里景色如初,你何时愿归?我伴着悠长的时光,饮尽回忆,空待流年……
上一篇:淡淡衣裳楚楚腰
下一篇:我喜欢这样,淡淡的

猜你喜欢


<strong>昨日立秋</strong>

昨日立秋

昨日午后的暴雨,一度浇灭了盛夏的猖狂,地上泛起的朵朵水花,把夏秋交替的消息欣喜地告诉了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23
<strong>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strong>

在那没有花开的地方

在那个还没有花开的地方,一直有一座坟,那坟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坟堆上铺盖着野草,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43
<strong>陪着是长情的告白</strong>

陪着是长情的告白

泪总是轻轻的滑落,是苦涩的。一抹云有一片天的缘分;一朵花有有一只蝶的缘分;一滴泪有一颗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4:06
<strong>故事,并不感伤</strong>

故事,并不感伤

年底的最后一个午后,阳光格外灿烂,微风也很舒畅,独自来到泛黄的草地上,我开始书写自己的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5:18
<strong>寒月初上</strong>

寒月初上

寒月初上,沉默的眼眸 落入季节的梦 初冬的夜,如水般倾泻 一缕月光探出头颅 试图测量天的高度

抒情随笔 2019-08-07 11:4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