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散文 > » 正文

剪一寸长发,裁一袭青衣

  青石板桥载着多少回忆,她一袭青衣。发丝被风的轻抚下,丝丝缠绕。油纸伞下的人啊,抬起你的清秀的容颜。颜下的相思成了憔悴,化在这三月的细中。
 
  殊不知他年的绯桃树下,那一碗与君共饮的香茗。如今瓣瓣飘入满上的茶碗当中,君知否?
 
  殊不知当年共同逛过的长安小巷,那一曲《折柳》你我共同铭听。如今的那一曲却是那么不堪入耳,君知否?
 
  她不知断肠的白频洲,只是在这绵延的三月雨中等待,等待,等待中那一株共同种植的藤萝如今舒展在风中。阁楼处,你我留下的半阙唯美被风雨的多情磨灭了。曾经一起赏过的瘦西湖,而如今呢?
 
  江南游子,微雨乱花枝。纸鸢在空中戏谑着,拨浪鼓的响声嘲笑着,但她只求他的出现。她不相信他会像诗经的懵,她不会相信他会抛弃和背叛,相信着苦苦等候。
 
  他曾说喜欢她穿素衣的模样,喜欢她在风中青丝的飘动。然而,她真的保留了当年的模样,可是他呢?交织红豆雨中看,为君滴尽相思血。
 
  她最不喜欢花间的词句“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如今的她却是尝到了这一番的滋味,桥下芙蕖,旁中二三柳都是眼泪的见证。化不去,放不开,咽不下颗颗晶莹。
 
  冷落,孤独占据在她心中,她只能装出坚定,次次欺骗自己。来往舟舸上的人,有的惋惜,有的为她抱着所谓的不平,然而她只是静静的等啊等。
 
  她受不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煽情,每每读到这样的句子总是潸然泪下。她只是喜欢“今年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忧伤和这份悲寂。
 
  等候中,桥边已经没有了这位女子。人们只是津津乐道的对她的兴趣感兴趣,久而久之后人们也忘记了她。
 
  相传多年以后待她青丝换成白发三千丈她因为愤怒,剪了一寸发缕,裁一青衣表示着他与她的誓言破灭。而他到始终也没有出现过
 
  当年一起种的青烟藤萝在江南的烟雨中正蓬勃生辉,绯桃片片飞花,又有谁知多少?
上一篇:时光走到了曲终人散
下一篇:亲亲草原吻吻蓝天

猜你喜欢


<strong>我那样为你美丽的演出</strong>

我那样为你美丽的演出

听到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的心更是跳动不已,我象一个小偷,趴在楼门听着你回来的动静,那

情感散文 2019-08-07 11:38:16
<strong>若枯心染指,飞扬不羁</strong>

若枯心染指,飞扬不羁

待朦胧的不羁,话别此生无缘的罅隙,我着的是一把无花的划痕。若枯叶脉络的划痕,吻在你清香

情感散文 2019-08-07 11:37:25
<strong>剪一寸长发,裁一袭青衣</strong>

剪一寸长发,裁一袭青衣

青石板桥载着多少回忆,她一袭青衣。发丝被风的轻抚下,丝丝缠绕。油纸伞下的人啊,抬起你的

情感散文 2019-08-07 11:41:04
<strong>爱你在离别时,爱你在相守</strong>

爱你在离别时,爱你在相守

那个时候,谁也不愿离开,可是那无奈的心谁也说不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就象有无数句

情感散文 2019-08-07 11:38:05